北京华艺名画室校友雅洁——年少的梦不应该止于心动,更要付诸行动

2021-10-13

我是来自江苏省扬州市的一名华艺名名校班学员,在2020—2021年间共参考了中央美术学院和北京服装学院,并双双过关。最终录取到了中央美术学院。


北京画室,华艺名画室

北京画室,华艺名画室

北京画室,华艺名画室



其实刚开始到北京的第一感受是害怕,这是我十七年间的第一次脱离父母独自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并生活两个多月。刚从联考的高强度训练中脱离就又背上画板踏上另一个征程,对我来说前路茫茫看不见光,以至于在北京的第一两个星期我都处在不知所措的状态。


北京画室,华艺名画室


每天抱着画板在各个教室间奔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要干什么,能得到什么,而对于我这个极度敏感脆弱的人来说,这无疑于是个慢性折磨。于是在呆在北京的第二个星期我很难受,画的不在状态。北京的老师及时的发现了我的画面和情绪问题,主动来跟我进行耐心的疏导和沟通,在这里感谢老师们的安抚和鼓励,对我真的帮助很大。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开始逐渐适应这里的生活,开始敞开心扉和老师们沟通自己的思路想法,老师们的教学也非常讲究策略与方法,让我非常容易接受,我觉得比起在家的老师,这里的老师更像是朋友,少了一丝威严,多了几分可爱与亲切。在华艺名大家庭一起度过了我难忘的生日,也是让我倍感亲切与温暖。


北京画室,华艺名画室


其实我一开始并没有想考央美,所以从刚到北京我就进入了名校班学习鲁美和川美的课程,这期间老师也一直在建议我报考央美,都被我拒绝了,因为我始终对自己不够自信,直到央美初试的前一个星期,在华艺名很多老师和家长的不断鼓励下,我才开始进行北服和央美课程。但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压力真的很大,我选择了忍住眼泪,努力学习,继续准备央美初试所需要的材料。直到顺利考完初试,回到宿舍我才开始痛哭释放。这就是我从北京回来的最大变化,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因为各种不自信压力等因素影响初试发挥,但现在我不会了,我明白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什么时候都可以哭,但要做到足够理性与冷静,分清轻重缓急,迅速调整心态进入状态,不到最后结果公布,谁都可以是黑马。


北京画室,华艺名画室

北京画室,华艺名画室


而在我整个学习过程中我最要感谢的一定是我的华艺名的老师们,无论是我的川美鲁美的学习,还是央美北服的学习,都离不开他们的陪伴,他们明白我适合什么,需要什么,在我最低落的时候给到我最及时的鼓励与安慰,陪着我冲过了最后的终点线。华艺名的每一位老师都很温柔,真的让我体会到了在扬州学校没有体会过的师生间都另一种全新的相处方式,这让我回到学校之后更加擅长于与人交流沟通,大胆实践,不畏失败,敢拼敢做,学校的老师同学都说我变了很多,不再像从前一样畏手畏脚的了。


北京画室,华艺名画室

北京画室,华艺名画室


 想对学弟学妹们说,我们才十几岁,不要害怕失败,我们输得起,这个年纪就大胆放手去搏一搏,拼一个无怨无悔,别因为害怕和犹豫为自己的青春留下遗憾。